您當前的位置:

加強源頭監管 規范網絡購物行為

作者:原創 信息來源:本站 發布時間:2019-10-29 瀏覽次數:4319

 

隨著“傳統產業+互聯網”和“互聯網+傳統產業”不斷興起,網絡購物因便利、快捷、低成本等優勢,逐漸成為當前人們消費主流,而隨之引發的網絡購物糾紛也逐漸增多。2018年至今,湛江法院共受理各類涉網絡購物糾紛案件59件,涉案金額達34.86萬元。

該類案件的主要特征:一是當事人訴求標的類型多樣。包括食品、電子產品、保健品等,其中食品類占比較高。二是涉案網絡平臺數量較多。如四大網絡購物平臺中的淘寶、京東,以及1688.com、轉轉平臺等,但淘寶網占比較高。三是案件調撤率較高。共有12件案件因雙方當事人在訴訟過程中達成和解協議準予撤訴,占比32.4%,且有22件案件因不屬于起訴法院管轄范圍而移送其他法院審理,占比59.5%。四是案件爭議焦點較為集中。如電動車因無車架號是否屬于問題產品、產品是否過期、原告起訴主體是否適格、產品是否涉及虛假宣傳、被告是否存在欺詐行為、當事人購物損失是否有事實依據等。

網絡購物案件易發的原因:一是網絡購物環境具有虛擬性,買賣雙方信任度較低。在網絡購物活動中,商品經營者主體身份難以確定,買賣雙方通常以虛擬的網名進行商品溝通或賬戶交易,這使得雙方因內心認同偏差難以建立牢固的信任關系,也使道德自律內在約束作用難以得到有效發揮,同時也在一定程度上為經營者弄虛作假提供有利條件。二是商品信息不全面,消費者知情權受限。在網絡購物中,消費者因無法直面商品和經營者,往往要借助經營者網頁上的商品介紹了解商品信息,但網頁上載明的商品信息的真實性或準確性有較大的不確定性,因此難以對商品的質量、規格、功效等信息有全面準確的認知。因難以判斷商品的性能和品質,且易受經營者宣傳廣告的誤解和誘導,就難免會出現產品質量問題,引發網絡購物糾紛。三是行政監管缺失,部門職責不清。因網絡平臺及交易主體的虛擬化,各級行政監管部門的監管責任難以進行明確的屬地認定,致使監管責任不清。同時,在同一級政府內各監管部門也出現相互交叉與職責不清等問題,這極易形成相互推脫、無人監管或“九龍治水”、監管碎片化的局面。四是消費者維權成本較高。由于網絡經營者在預設的電子合同中明確規定了對其有利的管轄條款,即由網站所在地有管轄權的法院管轄,從而增加了消費者的維權成本,使部分消費者由于異地訴訟成本高昂而放棄訴訟維權的方式。而非訴救濟渠道通常是“協商不歡而散、調解難見分曉、申訴久拖不決”,消費者維權手續繁瑣,成本高昂,也無法保證獲得對己有利的維權結果。

對此,湛江中院建議:一是實行網絡購物實名制。對網絡經營者身份信息進行全面披露,促使經營者誠實守信,防止出現惡意欺詐行為。二是加強網絡購物中的行政監管。逐步建立全國統一的行政監管體系,加強網絡商品買賣行為的源頭監管,明確屬地相關部門的工作職責,避免出現職責不清、交叉重疊狀況;加強網絡購物平臺的監督和指導,通過完善電子臺賬制度、大眾評審制度、淘寶仲裁制度以及其他配套機制,促使網絡購物平臺逐漸規范化;加大對網絡購物欺詐行為的打擊力度,建立經營者誠信經營記錄,把肆意欺詐消費者的經營者列入“黑名單”,實行重點監管。三是構建在線糾紛解決機制。堅持“企業主體,政府推動”原則,聯合政府機關、司法機關、網絡購物平臺上的賣家代表、消費者代表以及行業協會等多元力量,構建在線解決機構;制定在線糾紛解決實體規則和裁決程序規則,建立在線案例庫,解讀網絡購物相關的格式條款,為網絡購物糾紛開辟出預見性解決方案。四是完善訴訟糾紛解決機制。明確網絡交易平臺合法性審查義務,若其未對網絡銷售者違法行為進行制止,應與銷售者或經營者承擔連帶責任;適當擴大協議管轄在網絡購物合同糾紛中的適用范圍,同時也要完善該類案件的司法管轄權規則,加重經營者在訂立糾紛管轄格式條款中提示說明義務。

九游美女单机麻将